今天是:

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。

获取 Adobe 
Flash Player

甘做百姓一头牛—追记永寿县店头派出所所长赵天宇

永寿文明网 时间:2014年08月25日作者:佚名 点击: 【字体:

我的血
从来没有冷却
如同生养我的土地
从来不曾冻结过
——摘自赵天宇同志工作笔记
关中大旱,竟月不雨。
8月7日,甘霖突降。漫天清雨,洒落在永寿干涸的原梁沟峁上。
清晨6点,雨越下越大,已成瓢泼之势。天地间,混沌难辨。密集的雨点,打在一支看不见头尾的送葬队伍里,砰砰作响。
秦腔悲吼,唢呐哀鸣。地处五凤山脚下的常宁镇北顺什村,一场特殊的葬礼正在举行。
前一天就骑摩托、搭便车,翻沟越岭,从四里八乡赶来祭奠的五六百名乡亲,泪水和着雨水,簇拥着一位普通警察的灵柩,缓缓走向黄土地的深处……
长歌当哭。善良淳朴的百姓,泥里水里,深一脚浅一脚,送他们心中的老赵,走过人世间最后一程。
生于黄土,归于黄土。48岁的赵天宇,就像一头负重爬坡的牛,轰然倒在了他劳作的土地上……
甘做百姓一头牛—追记永寿县店头派出所所长赵天宇

赵 天 宇
 
赵天宇的最后一天

7月31日一大早,赵天宇从所里赶到县公安局,连续开完两个会后,已过中午12点。一个棘手的案子终于有了眉目,兴奋的他和教导员刘刚,又把局长李军急急地堵在办公室汇报案情。

下午1点多,李军下楼吃饭,看见两人还在楼下车旁头挨头说话。“还不去吃饭?”“我俩把这个案子再商量一下。”

快2点时,赵天宇回到家里。“天宇就爱吃我擀的面。”只要回来,妻子李双双都会早早做好饭等他。“吃碗面,见个面”,天宇端起碗,总笑嘻嘻地和妻子开玩笑。

“一个多月没回来,在家呆了不到半小时!谁能想到,那是天宇在家吃的最后一口饭,这个罪人啊……”李双双泣不成声。

吃完饭,喝了碗面汤。她去厨房洗碗,转个身,天宇就不见了,床上放着一身换下的脏衣服。打电话一问,说所里有急事,人已到了仪井沟边。

店头派出所管辖店头、仪井2个镇,44个村,3.3万人口,是永寿最大的一个农村所。店、仪两镇之间相距21公里,隔着一架大沟,为方便群众,在仪井专门设有警务室,所长驻店头,教导员驻仪井。
“所长3点多和我一起到警务室后,立即召集同志们开会传达县局的会议精神,安排仪井各村三级巡逻。他还专门强调一定要白天见警察,晚上见警灯,让群众安安全全过夏。会完就急乎乎走了,那是个落实工作不过夜的人。”刘刚回忆。

下午5点左右,仪井村村委会主任樊新选在村口碰见老赵。樊新选现在还记得,前年正月初五,值班的老赵给他打过一个“讨饭”的电话:“老樊,街上没饭,中午让嫂子给我做碗面。”“老赵在仪井5年,就吃了我一碗面,早知道会出这事,那天我说啥也要拉他在家吃顿饭,住一夜,躲过这场灾。”说起和赵天宇的最后一面,樊新选流泪顿脚,追悔不已。

店头距县城38公里,要翻越两架深沟。当晚,他赶回所里吃罢晚饭,就立即组织同志们开会。“所长一杯水都没喝完,就处警去了……”出事后第一次打开赵天宇办公室的门,一看见桌子上的半杯清水,户籍员王静掩面失声。开会前,赵天宇还专门把王静叫到办公室,问把樊家河村三组一个群众的身份证办好了没有。得知办好后,交待把身份证给富鹏,下乡时给群众送去,大热天,省得人翻沟过水来回跑。
晚上9点多,会刚完,所里接到报警:安头村发生村民打架事件。熟悉村情的赵天宇知道,当事双方都是搞矿山爆破的,其中一个性格火爆,不受人话。他顾不上喝口水,立即叫上王富鹏和王鹏涛驾车赶往现场。

白天40多度的高温,夜晚的安头村,依然闷热难当。一身汗透的赵天宇当场进行调解,直到双方握手言和。
甘做百姓一头牛—追记永寿县店头派出所所长赵天宇
 
民情排查大走访中,赵天宇(右一)专门带上医生为群众义诊,现场了解情况
 
甘做百姓一头牛—追记永寿县店头派出所所长赵天宇

赵天宇(左一)奔忙在辖区的原梁沟峁,矿山安全更是他关心的一件大事

“天热火气大,乡里乡亲的,有事多体谅,多商量。”当事人樊某还记得老赵临走时说的最后一句话。 
 
回去时已是晚上11点,翻到沟顶的最后一个急弯时,突然迎面冲下一辆大车。强光和扬尘挡住了视线,避让不及的警车翻滚着坠下36米的深崖…… 
 
“救命!救命!”离出事地点200米外的安运矿业有限公司办公室,老板王海海正在看电视,突然窗外传来急促的拍打声,开门就看见浑身是土光着脚板从悬崖下爬上来的王鹏涛。 
 
得知老赵出了事,王海海急了,叫上身边的王泉顺和杨海育,冲出门外,跳上汽车,转眼间就赶到了现场。 
 
高崖下,深不见底,一团漆黑。救人心切的他们顺着长满野枣刺的崖坡,不顾一切往下滑。找到王富鹏后,王海海双膝跪地背起他就向上爬,王泉顺、杨海育一个在前拉,一个在后推。崖壁、荆棘、浮土、落石……膝盖磨破了,腿划伤了,三人爬扑着将王富鹏托上了崖顶,转过身,他们又一次扑下去救人。厂里的工人抬着从门框上撬下的门板赶到了,一起将赵天宇轻轻挪到门板上,从小路往出抬。 
 
这时,刘刚带着民警赶来了;平安矿业老板樊润熊开着两辆车带着六七个工人赶来了;附近村上的几十名群众赶来了;县公安局领导带着民警赶来了……赵天宇、王富鹏、王鹏涛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。 
 
王海海和现场许多群众放心不下,紧随其后。山路上,几十辆小车、农用车、摩托车宛如长龙。车灯闪烁,照亮了漆黑的夜空。 
 
闻听消息的干警们,不约而同,纷纷向医院奔去…… 
 
凌晨6点,当李军脸色苍白地走出抢救室时,院子里,大门口,上百民警和群众黑压压站成一片。 
 
他们沉默着,伫立着,守望着,静静地为好战友、好所长祈福,苦苦企盼奇迹的发生。 
 
看到李军绝望的表情,顿时,悲声四起。8月1日凌晨,赵天宇、王富鹏同志终因抢救无效,壮烈殉职。 
 
“给群众送身份证,赵所长和我们干警多年来一直坚持。孩子身上除了一串钥匙两支笔,就只有一张给群众办好的身份证。人殁了,身份证还热呼呼的。”副所长李警奇是用颤抖的手给富鹏换衣服的。几天后,李警奇回忆起那悲情一幕,声音依然哽咽颤抖。 
 
“恍惚中,感觉所长还在,富鹏还在,就像从来没有离开过,谁一失口叫他们,大家一下醒过来,就都蔫了。”王玲说。 
 
王鹏涛被送到医院后的第三天,他才感觉左脚疼得受不了,医生在他脚掌上,挑出来了48根枣刺。当晚,他爬上悬崖,来回跑了半里路。 
 
这,就是赵天宇带出来的兵!
 
酷爱学习的赵天宇外表憨厚,内心灵秀。多年来,他用一手漂亮的钢笔字把民情日记、业务工作记了几十本。女儿赵曼利大学毕业在外地打工,赵天宇想女儿又舍不得打电话。一次女儿回家教会他用微信,他在个性签名中写道:从群众中来,到群众中去。 
 
“我仪井村老老少少,都欠老赵兄弟的!”提起赵天宇,仪井村村委会主任樊新选几度哽咽。2011年,办理农村社会养老保险,村里有80多个老人没户口,干着急没办法。正是三伏天,老赵叫上他挨家挨户地跑,一一上门详细核对信息,查找原始记录,重新建立户籍档案,一个老人都没落下。整整忙了好几个星期,才给这些老人把户口和身份证办好,并亲自送到家里。从此,老人们领上了国家发给的“工资”。 
 
和老赵一起工作的民警开玩笑说:“咱辛辛苦苦地跑,办好了,这些老人还不知道能领几天。”他立马沉下脸:“历朝历代,谁把农村人看得这么起,就咱共产党!哪怕就是领一天,也要让这些比共和国还要年长的老人,感受到咱共产党的好!” 
 
“在什么岗位不重要,在哪里工作也不重要,重要的是老百姓需要我。”对于赵天宇来说,老百姓的疾苦冷暖永远是他心头最放不下的事。 
 
在公安“民情大走访”中,赵天宇发现苏家塬村赵红艳老人,身患侏儒病,言语不清,和13岁的小孙子住在政府盖的两间厦房里,家徒四壁,生活十分困难。赵红艳没有户口,吃不上低保,他和村干部一起整理资料,为她办理户口和身份证。 
 
赵天宇面冷心热,见不得穷人受难肠。他掏钱买来毛毯、衣服等,送到这个远在百里之外结下的“本家”手里。拉着赵红艳的手说:“我姓赵,你也姓赵,你就是我的本家人。咱们鼓起劲,好好把孙子养大,日子就有奔头了。” 
 
2008年地震,仪井村村民樊有民房倒屋塌,盖新房时又被砸伤了腿,花费几万元,一家生活陷入困境。赵天宇看在眼里,急在心头,四处帮忙跑贷款,找建筑队,在他的经管下,樊有民一家六口搬入新居。“要不是老赵,我的日子不知道该咋个朝前掀呀!”拖着伤腿的樊有民逢人便讲。 
 
赵天宇牺牲后,县公安局局长李军手机收到一条来自乾县的短信:“赵所长不幸殉难,本人悲痛不已!店头人民无不悲伤惋惜:党的好儿子,人民的好公仆!呼吁局领导给赵所长善后事宜以最宽厚的待遇!厚葬逝者!宽待家属子女!让逝者安息,让店头人民放心,让公安干警满意。樊振文于乾县。” 
 
原来,樊振文和赵天宇之间还有一段故事:其实他与赵天宇并不太熟,只是有个亲属是聋哑人,孩子上户口时把年龄弄错了,导致无法正常入学。无奈之下,他只好托人找老赵帮忙把年龄改一下,却被一口回绝。然后他亲自给赵所长说明情况,赵所长却说,不合规定就是不能办。 
 
他当时觉得赵所长太不近人情。谁知,他走后,赵天宇不但到孩子家里了解情况,走访周围群众,还跑到当年孩子出生的医院找原始资料。主治医生怕惹麻烦,拒绝签字证明,老赵又多次做工作,给孩子补全出生证明材料。手续完备后,赵所长第一时间给孩子把年龄改好,还把新户口簿送到家里。 
 
樊振文在电视上看到老赵遇难的消息后,好几天心里空落落的。让他难过的是,这么好的一个警察,咋就突然这么走了! 
 
王高利、韩菊红夫妻俩在店头村开了个小门面,和派出所隔壁,只要看见送货车来,老赵就帮着扛包下货。出事后,两口子几夜合不上眼。“他没架子,好相处,像个邻家老大哥。”今年麦收时节,老赵值班一个多月没回家,一天大家正在街道晒麦,突然山雨来了,他跑出派出所,给这家忙完又帮那家,抢回了辛苦一料子的收成。“大家都说,一定要用今年的新麦,给老赵擀顿面,可他就愣是没吃上……”
 
 “我们就是给老百姓拉车下苦的”
 
“做基层警察,干不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,我们就是给老百姓拉车下苦的。要吃得了苦,吃得下亏,弯得下身子,咽得下委屈。”赵天宇时常提醒自己。 
 
城关派出所地处永寿县城,是全县管辖人口最多、事务最繁忙的基层派出所。是赵天宇最早工作的地方,在这里,他一干就是22年。 
 
监军镇西二村曾经是远近闻名的乱村,提起包抓这个村,民警都望而却步。2007年,要建村级警务室,干部不配合,群众不理解,阻力重重。赵天宇主动请求进驻西二村。刚一去,办公场地成了最大的问题。“老赵,要是你个人的事,用我家房子都行,但建警务室的确没地方。”他整天磨在村干部家,“只要建好警务室,我就天天待在村上,不改变村风绝不走。”他的承诺和真诚打动了村干部。很快,一个标准警务室建起来了。 
 
为了让警务室“活”起来,赵天宇搬来被褥住进警务室,每天逐户上门排查民情。慢慢地,群众对他热情起来,家里发生矛盾,邻里有个纠纷,都喜欢找他说说。“有事找老赵”成了村里群众的口头禅,他的电话也成了“110”。 
 
工作上了正轨,可他仍不满足。针对西二村外来人员多、商业店铺多、治安状况复杂的特点,他走遍辖区各个角落,绘制了治安示意图,详细标注出旅店、出租屋等重点行业场所,并组织村民成立巡逻队,每天带领队员开展巡逻防控。在治标的同时,他又积极寻求治本路子。多次联系县上有关部门,组织闲散人员、无业青年开展技能培训。2007年,西二村未发生一起刑事案件,由过去的治安混乱村,一跃成为全县治安模范村。当年,他被省公安厅评为优秀警务室民警。 
 
在赵天宇心里,“群众的事再小都是大事”。有两个村群众打架,两败俱伤,扬言还要寻事报仇。为这事,老赵跑了几十趟,给当事人和他们的亲戚朋友做工作。出事前一天,说好后天来所里说和。当事人如约来到所里时,一听老赵出了事,立即放声大哭。 
 
六月天,三夏大忙,还是安头村,因为修路出了一起交通事故,死了人。村里聚集200多人,堵住永店公路和施工现场,扣下十多台车,事态非常严重,赵天宇第一个赶到现场。“整整一天,老赵水米没沾牙,多方协调,最终平息了这起恶性事件。只有老赵有这本事,因为群众信他,服他。”店头镇人大主席刘新锋这样说。 
 
20多年来,他把许多鸡毛蒜皮的小事、清官难断的家务事、人见了绕着走的麻缠事,办得妥妥切切。“老赵常说,群众间的矛盾,不能简单机械地按条文走,罚款不是本事,拘留只能结仇生怨。打架斗殴、邻里纷争等小案小情,他都有自己解决的窍门,或把当事人叫在一块,或分别上门,或和村组干部、亲戚、能人一起说和,或跑前跑后解决矛盾背后的难事,耐得住性子,受得了泼烦,把事处理得鱼安水安。解决一件事,和谐一大片。”和赵天宇工作过的同事都佩服他这一点。 
 
赵天宇以牛自喻,他在熟悉的人眼里,也就是一头为群众拉车负重的牛。仪井镇距店头派出所21公里,且隔着一条大沟,群众办证极不方便。所里只有一辆警车,忙不过来,老赵和民警一起,骑上自行车,背着相机,驮着设备,翻沟越岭,挨村上门办证。一个多月,走遍了全镇18个村,办理二代身份证1500余件。 
 
“权力是老百姓给的,也是用来为老百姓办事的,不是为自己谋私利的。”用赵天宇的话讲,“谁犯了哪条,我处理他哪条,决不能因一己私利,撅折了我心中的那杆秤,给警徽抹黑!”店头村有个案子,是他和王富鹏处理的,当事人托各种关系说情,从上到下给派出所施加压力,其他同志都发愁怎么办,他却说:“该怎么办就怎么办,我这个人从来不讲情面!”最后坚决把人处理到位。 
 
“有时犟起来像头牛。”赵天宇不但像牛一样劳作和负重,更有牛的执拗和倔强。今年3月,一名群众连续砍了几棵公路上的行道树,当时态度很不好,民警就把他带到派出所。按规定要罚款1000元,他偷偷对老赵说,我给你500元,也不要发票了。“甭看我抽旱烟,不稀罕你的钱。”老赵的牛劲一上来,脸就黑了下来。直到晚上12点多,当事人如数缴了罚款认了错。 
 
俯下身子,为人民群众当牛拉套;直起腰杆,让犯罪分子闻风丧胆。在他的带领下,店头派出所连续3年没有发生八类重大刑事案件,连续两年在县公安系统排名第一。28年来,赵天宇参与破获各类刑事案件220余起,其中重大案件65起,抓捕犯罪嫌疑人100余名,抓获网上在逃人员18名,查处治安案件1400余起,处理违法人员近千人。曾被陕西省公安厅、咸阳市公安局评为优秀警务室民警,3次被永寿县委、县政府评为人民满意的政法干警。
 
 脸盆、布鞋、旱烟锅
 
作为一所之长,谁能想到,赵天宇竟然是市公安局连续两年重点帮扶慰问的贫困民警。当警察28年,生前还有12万元的借款。 
 
在他牺牲后的办公室里,人们看到:日常提水的铝壶用了多年,连把儿都没有;洗脸的搪瓷脸盆是他从警第一天买的,快30年了,伴他从监军到仪井再到店头,烂了的盆底焊补了好几道;一个旱烟锅,静静地放在窗台上;1987年结婚时6毛钱买的牙缸,已经旧得看不出本色;办公桌上,还有半杯没来得及喝完的白开水…… 
 
“你给人喝的茶叶就像树叶子。”镇上和他熟悉的巡防员周彪跟他开玩笑。认识赵天宇的人都知道,他确实有点抠,不喝酒,不进食堂饭店,平时就是喜欢抽口烟,日子过得艰难。一包5元钱的猴王烟是招待人的,他一年四季就用烟锅抽廉价的旱烟叶。平常舍不得喝茶,桌子上的那点茶叶也是给来客准备的。 
 
“我爸很少和伯伯、叔叔们一起在外面吃饭。他教育我说,吃人家的,就要回请还回去,人不管穷富,要活得有骨气,咱不能光长着个吃人的嘴。”儿子赵兆健看到父亲每次推托饭局时,不解地问父亲,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热闹热闹?年幼的他不知道,父亲每月的工资里,留够家里的生活费,一多半要拿出来还旧账。 
 
赵天宇生活清贫,李双双在家务农,照顾孩子,侍奉老人。曼利和兆健大学毕业后,一直在外打工。爱孙子的老母亲经常给他唠叨:“你干了多年,好歹也算个领导,看能不能找县上的大领导,瞎好给娃安排个工作。”“县上现在都是公开招考,咱给领导咋能出这难题,考上考不上,全靠娃的本事。”赵天宇耐心地给母亲解释。“实在不行,你就找找你管的企业老板,看能给娃有个事干不,让娃离我近一些。两个娃长这么大,你管了几天?这是你欠娃的!”“我辖区的企业老板我认识,但我和他们只是工作关系,利用职务压别人,这口我张不开。再说,娃在人家那里上班,人家咋管娃,我咋管人家?”面对老母亲的责怪,他愧疚地说。 
 
女儿赵曼利,从小就崇拜穿一身警服的父亲,和警察爸爸一块出门,走在大街上威风凛凛,很神气。等她长大后才看到,可怜的父亲一年四季警服不离身,每次看着父亲回到家里,脱去警服,穿着露出胳膊肘的毛衣,打满补丁的秋裤,懂事的她心里直发酸。有一次,亲戚家孩子结婚,父亲实在不方便穿警服去,可找了半天,也翻不出一件能穿到人面前的衣服来。“我爸这几十年活得恓惶,没吃过好饭,没穿过好衣。为了供我姐弟俩上大学,他欠了一河滩的账……他来这世上,就是个下苦受罪的。”她毕业后,打工第一个月一拿到工资,就在西安花了800元给父亲买了一身西服,礼拜天兴冲冲地回到家,挽着父亲的胳膊在县城转了一圈。 
 
第一次,她发现穿着西服的父亲,是那么的高大帅气。 
 
“那天晚上孩子走后,天宇把衣服脱下来摆在床上,一遍又一遍,看得他直掉眼泪。最后,小心地把衣服叠好放在衣柜里,三年了,就再也没舍得穿过。”妻子李双双说。 
 
赵天宇安葬的前一天,一双布鞋,让李双双再次痛彻心扉。那是他们爱情的信物,也见证了这对贫苦夫妻多年的艰辛与劳作。 
 
1987年的隆冬,大雪初晴,天地之间一片静美。天宇就是穿着这双她亲手做的婚鞋,把她娶进门的。二十出头的农家姑娘,对能嫁给一个警察心满意足,对未来的美好生活满是向往。随后的岁月里,“一头沉”的日子让她才明白,和一个警察生活,不是一件容易的事,和赵天宇这样的警察在一起过日子,更是不易。那是一个心里谁都有,唯独没有他自己的人。一年到头,夫妻俩聚少离多,家庭的重担全都压在了瘦弱的李双双肩上。好在天宇知道体贴她,只要休假,回来顾不上歇口气,就换上那双布鞋和她相跟着下地。早春的苹果园中,盛夏的玉米地里,洒下了他们辛勤的汗水,也飘荡着夫妻恩爱劳作的笑声。快30年了,那双鞋早已破得无法修补,可天宇总也舍不得扔掉。 
 
如今,鞋,静静地放在炕边,主人却再也穿不上它了…… 
 
所里离家近百公里,回趟家要翻四架沟。几年过年,赵天宇都在所里值班。大哥天涛哭着埋怨,连续三年除夕,弟兄们都带着儿女到老父亲跟前守年夜,年年独差他一人。 
 
“白发人送黑发人,儿子走了我比谁都难过。但当警察,时刻都会面临牺牲,这些我懂……”赵天宇的父亲赵有锋今年71岁,是县公安局的退休民警。曾几何时,这个历经肺切除、做了心脏支架搭桥大手术的老人,为有这个子承父业的警察儿子满是骄傲和自豪,而今痛失爱子,老人刚强依然。 
 
平时,赵天宇很少回家,但只要回来,乡邻有什么事他都热心帮忙。在他牺牲后,已搬到镇上的邻家老人专门拿着香表赶回来祭奠。老人还记着,那年他家正盖房子,天宇放假回家,帮忙时从高架上重重摔了下来,从此落下了腰疼的病根。 
 
城关派出所在县城东坡口,门口就是班车点,乡亲们到县城看病、办事,人生地不熟,一下班车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。尤其是一些家境贫困的同乡,更是把他当自家人,有事就找他,无论是谁,他都跑前跑后,尽心尽力。 
 
渭北农村,家里有了丧事,一般只有子侄才彻夜守灵。当赵天宇的遗体运回生养他的北顺什村后,村民赵运志、赵超产连续几天,白天在外打零工,晚上回来为天宇通宵守灵。天宇的大哥劝他们回去,他们哭着说:“天宇把咱穷人看得起,他是你的兄弟,也是我们的兄弟,我们还能和他再呆几天!” 
 
谁把人民看得很高很高,人民就会把他高高地捧起举起;谁把自己放得很低很低,人民就会把他深深地埋在心里。通过赵天宇,人们不难发现,永寿县连续两年夺得政法队伍整体形象满意度全省第一的答案:正是有千百个赵天宇,像老黄牛一样在基层默默奉献,才为永寿人民撑起了一片和谐平安的蓝天。 
 
赵天宇走了,带着永远也干不完的工作,带着对亲人无尽的歉疚,带着一身疲惫,就这样走了…… 
 
8月5日,永寿县委追授赵天宇同志“优秀共产党员”荣誉称号,同时,县委、县政府号召全县党员干部向赵天宇等三名同志学习。
 
赵天宇同志的牺牲现场,是山崖下一块刚收割过的麦茬地。高天之下,放眼南望,静谧的羊毛湾水库像一块湖蓝的宝石镶嵌在沟口,烟村绿树,红瓦人家,次第散开,一派祥和。 
 
麦茬地里,一朵大红绢花寂寞地怒放着,热烈而突兀。“这是我们去年表彰优秀民警时佩戴的‘英雄花’,还是我亲手给天宇戴上的……”几天来,一提起天宇就眼圈发红的硬汉子李军,旷野中,仰面朝天,任凭热泪,恣意长流。 
 
在场的人们都相信,明年春天的这块麦田,一定更加郁郁葱葱。
 
像牛一样劳作,像土地一样奉献 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向基层党员干部的好榜样赵天宇同志学习
 
《咸阳日报》评论员
 
作为一名党的基层干部,怎样才能办好群众的事?怎样才能赢得百姓的爱戴?怎样在身后给人们留个好念想?在赵天宇身上,我们都找到了答案。 
 
当前,全市上下正在深入开展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。今天,本报推出长篇通讯《甘做百姓一头牛——追记永寿县店头派出所所长赵天宇》,请全市党员干部和广大群众认真一读。相信我们在一掬热泪的同时,当会击节慨叹:赵天宇,好样的! 
 
赵天宇,生前是永寿县店头派出所所长,处警归途,不幸因公殉职。他活着,像牛一样劳作,像土地一样奉献,特别能吃重,特别能耐苦,特别能坚守;他去了,群众就像亲人一样念着他,想着他,翻沟越岭为他送行。党,需要这样的好干部;群众,舍不下这样的好公仆! 
 
赵天宇常年扎根在基层,勇于做群众工作、善于做群众工作、乐于做群众工作,彰显出过人品格和崇高党性。他与群众情感相连、心心相印,只是一心一意、老老实实为群众办事。 
 
在他的工作领域,我们没有看到恼人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只有无微不至的“零距离”。他出事后,老百姓为什么舍命救他?群众为什么信他、服他、敬他、爱他?用他的话说就是:“我们做基层警察的,干不了惊天动地的大事,就是给老百姓拉车下苦的。”正因此,让他和群众建立起了生死相依的亲情。“有事找老赵”,是他和群众关系的生动写照。他工作的一切奥秘,就在于始终把百姓的利益放在第一位。在土地上,他扎下了根;在群众中,他树起了碑。直到最后,他,付出了生命。 
 
赵天宇,忠勤为公,公私分明,具有朴素的权力观。“权力是老百姓给的,也是用来为老百姓办事的,不是为自己谋私利的。”“决不能因一己私利,撅折了我心中的那杆秤。”这成为他干事的根基,做人的底线。他只是为百姓埋头工作,只知“接地气”,不会“架天线”。凡是和他打过交道的,都为他工作作风的“严”与“实”而感动。 
 
赵天宇,不当“老好人”,不怕得罪人,却赢得了人。他秉公执法,不徇私情,有大担当。都知道他“工作中爱较真”,原则面前,他顶得住压力,该怎么办就怎么办。他解决一件事,和谐一大片,不留后遗症。人们都说他有一股“拗”劲,但他拗得有温度、有底气、有真情。他这种做事风格,赢得了群众包括当事人的认可和敬重,群众把他当亲人,当朋友。在他身上,真正体现了“公安姓公、民警姓民”,他真正配得上警察前的“人民”二字。 
 
赵天宇,对自己严得近乎苛刻,对百姓爱得大义深沉。他生活上只求过得去,工作中却必须过得硬。群众不跑的路,他跑;群众难办的事,他办;群众受不了的泼烦,他受。其实,他自己也是连续两年被帮扶的贫困民警,生前有12万元欠款。他穷得有骨气,富的是精神。 
 
好干部,就靠干。在他身上,我们看不见形式主义的幌子、官僚主义的架子,也没有享乐主义、奢靡之风的影子,有的是对群众的深情大爱,有的是实实在在做人做事的好样子! 
 
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,赵天宇同志就是一面镜子,每一名党员干部都应该面对这面镜子,照一照,想一想,自己有没有该红红脸、出出汗的地方? 
 
赵天宇同志,是在党的教育下、在群众中成长起来的一名优秀基层干部。他知道群众的苦,懂得群众的难,能干群众干的活,会说群众说的话,是我们身边自觉践行群众路线的模范,是我们学会做群众工作的榜样。每一位党员干部,都应向他学习!
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原刊于2014年8月20日《咸阳日报》
 
来源:本站原创 编辑:admin
文章热词: